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烟支包装机 » 正文

穷小子和酒吧靓妹的爱情故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9:16:11  

她长得很漂亮,个子也很高,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中仍然显得鹤立鸡群。

  我当天夜里就接到紫麦的短信:请打我的电话,送我回家吧!

  我们交往之初,我出手很阔绰,实际上,那些钱也是找朋友借的或找家里拿的。

  秀浩有着年轻帅气的面孔,但那顶压得很低、盖住了半张脸的棒球帽,以及很低沉的声音,却给人丝丝颓废感。

  秀浩说,他跟女友已分手,刚刚辞了职,马上就要离开湖北去南方找事做,“走之前,我想把我们的故事讲出来,表达我对她的感谢,是她让我成熟了不少”。

  帮别人要来她的电话

  一开腔,秀浩就表示他想先讲讲自己的家庭情况。“这样你可以多了解一下我这个人。”

  我的父亲和母亲不是一个地方的人,而我又不是出生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家乡,所以从小我的生活就很不稳定,经常被父母带到不同的地方生活。

  上高中时,因为调皮捣蛋我换了很多学校,可以说没有正儿八经地好好读过书。既然读不进书,从17岁开始我就在家里玩。期间到过南方亲戚家里,但也是玩,没有上什么班。直到2004年8月我才回到湖北。父亲给我找了一个工作,我做了三个月,之后又到了另一家公司,最后又跳槽到一家公司负责维修,一直干到上个星期辞职。

  我是在去年9月份认识紫麦的,我们认识的地方是一个娱乐场所,她在那里上班。

  秀浩瞟了我一眼,随即目光移开。我想,他是怕我用异样的眼光看他,以及紫麦吧。

  紫麦上班的地方其实是一家比较大的酒吧,她在那里当服务员。她长得很漂亮,个子也很高,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中仍然显得鹤立鸡群。

  那天,我和一帮朋友去酒吧玩,正好紫麦为我们这桌服务。玩了一会,我的朋友卫冬有事提前要走,走之前他对我说:“你呆会儿去打听一下这个女孩的电话号码。”

  卫冬说的就是紫麦,像他这样一个已经结婚生子的男人,在外面的娱乐场所要服务员的电话,我明白他要做什么。但他是我的朋友啊,再说这种事情多了,我见怪不怪,所以后来我就主动找紫麦要她的手机号码。

  紫麦没怎么问,就答应给我。为了方便记,她拨通我的手机,这样她的号码就直接留在我手机里了。

  那天晚上玩完后,我把紫麦的号码给了卫冬。过了一会,卫冬给我打来电话说,紫麦不接他的电话。我于是接着拨紫麦的电话,她接了。她跟我解释,卫冬的号码她不熟悉所以没接,接我的是因为她手机里有我的号。我们就这样聊了几句。

第二天,卫冬又打紫麦的电话,说要跟她交个朋友。紫麦拒绝了。听卫冬说,紫麦觉得卫冬长得很成熟,一看就是结婚成了家的人,“我不想沾你这样的男人。”

风雨无阻接她下班

  不知为什么,紫麦拒绝卫冬的那句话,让我听了有些莫名心动。这个漂亮女孩挺有个性的啊。

  也许是看出了这一点,卫冬第二天自告奋勇地去找紫麦。他们谈了一两个小时,卫冬表示很欣赏紫麦,同时向她“推销”我,说我是一个为人不错的小伙子,家庭条件也很不错,长得也挺帅,云云。

  应该说卫冬的这番话起了作用,我当天夜里就接到紫麦的短信:请打我的电话,送我回家吧!

  打电话送她回家?我一时没有理会过来,紫麦在电话里调皮地说:“我已经下班了,在回家的路上,你打我电话不就是送我回家吗?”

  紫麦比我小三岁,两个刚刚认识的年轻人,当然有很多话可以聊。所以我们一口气就聊了一个多小时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住的地方离酒吧步行只要一刻钟左右。看来,她也是很乐意与我交谈的。

  此后,我每天都去接紫麦下班,然后送她回家。记得第一次送紫麦回家的时候,她还很戒备,送了一会儿就不让我再送了。后来有一天,我又去接她,她说她心情很不好,让我陪她喝酒。那个夜晚我们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,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  近一个月的时间,我每天凌晨一两点风雨无阻、雷打不动地去那家酒吧接紫麦下班,然后陪她聊天、消夜直到三四点。最长的一次,是我生日那天,我们一直聊到了天亮。因为每天如此奔波,我那段时间一下子就瘦了10公斤,简直比任何减肥药都来得快。

  紫麦是个很会照顾人的女孩,有时候我在她那里过夜,她就给我洗衣服。有一次我喝多了酒,吐了很多,都是她在一旁照顾我,帮我又擦又洗的。那是一段开心快乐的日子。

  说到这里秀浩第一次露出笑容,嘴角的括弧将他内心的甜蜜回忆展露无遗。

  她说没钱就不必在一起

  转眼到了10月,紫麦辞掉了酒吧的工作。她说太累了,一时没有再找工作,整天都窝在家里。家里煤气、厨具一应俱全,但她却不肯做饭,每顿都在外面解决。有时候还是我下班后送饭给她吃。

  大概是从这时候起,我们之间有了摩擦。在我们分手之后,我才真正想明白导致分手的原因是“钱”。紫麦认为没有钱就不必要在一起,用她的话来说就是:生活是很现实的,只有有钱才能过好。

  其实在我每天晚上接送她、陪她聊天的那段日子里,我就已经感觉到紫麦对生活的态度很消极,很看重钱,喜欢以钱的多少来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功,因为她嘴里说得最多的就是钱。以至于有时候我跟她开玩笑说,等我以后有了钱,看我怎么样用钱来砸你。

  不过,紫麦这么在乎钱,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秀浩变得吞吞吐吐起来,眼光扫了我一眼又迅速离开了。

  紫麦其实结过婚,还有一个小孩。她家是农村的,20岁就结了婚,可是结婚没几天就被她老公抛弃了。她老公跑到外地一去不复返,她望穿秋水,从此再也不相信男人了。后来为了养孩子,她只好出来工作,之所以到酒吧做事,是听别人说在酒吧当服务员要比在饭店当服务员收入高很多。

  这些,都是在我们认识后不久,紫麦主动告诉我的。我当时很惊讶,说“不是开玩笑的吧”。但看紫麦严肃的样子又不像假的。她还对我说,我可以选择离开她,毕竟我是一个未婚的小伙子。我说我不在乎,我考虑的是现在和将来。

  尽管我表示不嫌弃紫麦,但她却慢慢开始流露出对我没有钱的不满。我们交往之初,我出手很阔绰,什么东西都是我买单。实际上,那些钱也是我找朋友借的或找家里拿的,毕竟我的月薪才一千多元,根本不够用来高消费。

  紫麦刚刚辞掉酒吧工作的那段时间里,我让她找点其他事情做着,不能老呆在家里不上班呀。她却问我,哪里有既轻松工资又高的工作。怎么可能呢,像她这样没有什么文凭和技术的人,当然只能从最基本的如酒店服务员、商场营业员等等做起,但她却瞧不起那些工作,说干得累死又没几个钱。

  意识到我并没有多少钱,出手也不再那么大方后,紫麦渐渐对我表现得很冷淡,以前那种通宵达旦聊天谈心的热情再也没有了。最后,她又动不动就提出分手,理由就是那句话:没有钱就不必要在一起。

  在一次争吵中,她又说到分手,我说“分就分”。气愤中,我让她把我的手机还给我,她不给。我说:你是选择手机还是选择我,她说选手机。我二话没说,把我的衣物一收拾就走人了。

  我曾经说过要给她买一部好一点的手机,但是一直因为没钱而没有买,就把我的手机给她用了。在吵着分手的那段时间,有朋友劝我离开紫麦,说在娱乐场所混过的人,不是图钱就是图权。而我对紫麦的现实和势利也越发不满,所以在决定分手的时候,我想把手机要回来。

  两个星期前,我在街上遇到过紫麦,我们谁也没开口,就像两个陌生人似的。

  在遇到紫麦前,我曾经跟一个女孩交往过,但时间很短算不上恋爱。是紫麦让我第一次体会到恋爱的感觉,有开心也有无奈;也是她第一次留给了我很多感悟。我准备到南方去,尽量多挣点钱,以后做生意,暂时不考虑再恋爱了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